<th id="b4b4h"></th>

    1. <th id="b4b4h"></th>
    2. <progress id="b4b4h"><pre id="b4b4h"><rt id="b4b4h"></rt></pre></progress>

      今天是,歡迎訪問廣州市從化區政府網
      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 政民互動 > 行政復議文書

      從化府行復〔2019〕3號《行政復議決定書》

      來源:從化區人民政府 發布時間:2019-03-09 06:54

      申請人:朱某

      被申請人:廣州市公安局從化區分局

      申請人不服被申請人2018年12月29日作出《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告知書》(穗公從政務公開依申告〔2018〕第2號)于2019年1月10日提出行政復議申請,本府依法已予受理。

      申請人請求:1.撤銷被申請人作出《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告知書》(穗公從政務公開依申告〔2018〕第2號);2.責令被申請人重新作出政府信息公開答復。

      申請人稱:(一)被申請人拒絕全面客觀真實公開政府信息,違反政府信息公開條例規定。1.被申請人由于沒有2018年7月6日對申請人家屬鐘某被公司紀委書記章某指揮不明人員按倒毆打受案、立案,也沒有證據證明被申請人根據公安部《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公安執法文書樣式》對2018年7月6日案發,申請人報案的有關事實依據立刑事案件,沒有證據證明被申請人已經向申請人送達已經對申請人妻子鐘某被毆打立案,因此不存在涉及申請人家被抄家的刑事偵查活動。2.被申請人沒有2018年8月8日對申請人家庭被廣東某有限公司抄家,財物全部受損的事實根據公安部《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七章受案、立案。(二)被申請人沒有根據公安部《公安執法公開規定》規定向受害人,申請人公開執法信息。(三)被申請人向受害人,申請人隱瞞鐘某被毆打的有關受案,立案信息依法無據。(四)被申請人未依法及時向受害人申請人發出報案回執,其行政行為缺乏合法性、正當性,與其履行法定職責要求相距甚遠,難以保障轄區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五)申請人根據憲法第四十一條規定,有權監督反映行政機關行政管理工作能效甚低,被申請人服務工作態度較差,語言機械生硬,面對上門求助群眾置知不理,主要領導沒有及時督促檢察落實,存在門難進,事難辦現象,主要領導不愿接訪,不愿帶案下訪,實質性解決問題,難以在新時代以良好的工作業績走在全國前列。(六)申請人根據公安部《公安執法公開規定》要求被申請人公開的有關事實,符合公安部部長令的規定。被申請人應當無條件服從讓政令暢通,遵守公安部部長令具體規定。被申請人執行公安部的規定質量不高,申請人不是咨詢,是政府信息公開,有國務院令作為依據,符合國務院全面公開政務規定。被申請人有權根據自身工作需要,制定紅頭文件性質的規范性文件政策,但是這類規定應當符合立法法,廣東省行政機關規范性文件管理辦法,廣州市行政機關規范性文件管理辦法規定,依法依規有公示,備案程序。(七)被申請人政府信息公開工作指引不當,網站主動公開的表述存在懶政行為公開答復中沒有鏈接界面、名稱、子目,難以讓人民群眾及時,高效掌握政府信息。綜上所述,被申請人的政府信息公開答復存在事實不清,不予公開證據不足的事實,要求復議機關頂住壓力,糾正違法行為。

      被申請人稱:申請人于2018年11月28日通過廣州市依申請公開政府信息網上受理平臺向被申請人提交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二十四條第二款之規定,經審核,被申請人對其申請事項不予公開并作出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告知書》(穗公從政務公開依申告〔2018〕2號)書面答復申請人。

      申請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公安執法公開規定》之規定,請求撤銷被申請人作出的穗公從政務公開依申告〔2018〕2號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被申請人認為其理由不成立。(一)《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不適用于規制政府信息公開行為?!吨腥A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二條規定,本條例所稱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機關在履行職責過程中制作或者獲取的,以一定形式記錄、保存的信息?!豆矙C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一條規定,為了保障《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貫徹實施,保證公安機關在刑事訴訟中正確履行職權,規范辦案程序,確保辦案質量,提高辦案效率,制定本規定。由上述法規規章內容可知,兩者規制內容不同,當事人對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不服的,應當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提出救濟申請,而不適用于政府信息公開申請。(二)《公安執法公開規定》不適用于規制政府信息公開行為?!豆矆谭ü_規定》第二條規定,本規定所稱執法公開,是指公安機關依照法律、法規、規章和其他規范性文件規定,向社會公眾或者特定對象公開刑事、行政執法的依據、流程、進展、結果等相關信息,以及開展網上公開辦事的活動?!吨腥A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二條規定,本條例所稱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機關在履行職責過程中制作或者獲取的,以一定形式記錄、保存的信息。由上述法規規章內容可知,兩者規制內容不同,當事人對公安機關履行《公安執法公開規定》所規定的執法公開義務不服的,應當通過《公安執法公開規定》規定的途徑申請救濟,而不適用于政府信息公開申請。(三)被申請人已明確告知申請人主動公開內容的獲取方式和途徑?!吨腥A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十五條規定,行政機關應當將主動公開的政府信息,通過政府公報、政府網站、新聞發布會以及報刊、廣播、電視等便于公眾知曉的方式公開。申請人申請公開的:1.從化區公安局2017年、2018年政府信息公開年報申訴受理部門名稱、地址、電話、聯系人;2.從化區公安局受理公民投訴政府信息依申請公開服務質量工作的有關渠道、受理地址、聯系電話、分管領導、聯系人等事項,被申請人已于分局政府信息公開網站主動公開,并向當事人作出明確指引。政府網站查詢途徑便于公眾知曉,不存在申請人提出的難以及時高效掌握政府信息的情形。此外,經被申請人核實,被申請人未接獲名為朱某的報警人的報警信息,未查獲受害人為鐘某的違法犯罪線索,故不存在向朱某隱瞞有關受案立案信息、未依法向其發出報案回執的情況。

      綜上所述,被申請人認為對申請人作出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告知書》(穗公從政務公開依申告〔2018〕2號)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鑿,適用依據正確,程序合法,內容適當。懇請復議機關維持被申請人作出的行政決定。

      本府查明:2018年11月28日,申請人通過廣州市依申請公開政府信息網上受理平臺向被申請人提交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具體內容為:1.不發報警回執的有關事實依據、法律依據;2.對鐘某被毆打受傷不予立案的有關事實依據、法律依據;3.對鐘某被毆打受傷,釋放犯罪嫌疑人的有關審批程序、權力運行圖、審批期限、審批人、釋放日期;4.鐘某被毆打受傷的有關犯罪嫌疑人姓名、工作單位、職務、身份信息;5.被申請人認定鐘某被毆打受傷,申請人家庭被抄家,財物全部受損的事實,尚不能立案的法律依據、救濟渠道;6.被申請人辦理傷害案件程序規定;7.被申請人辦理行政案件程序規定;8.被申請人2017年、2018年政府信息公開年報申訴受理部門名稱、地址、電話、聯系人;9.被申請人不受理公民郵寄送達政府信息公開申請的有關規章、規范性文件、政策依據;10.被申請人受理公民投訴政府信息依申請公開服務質量工作的有關渠道、受理地址、聯系電話、分管領導、聯系人;11.至2018年11月被申請人經過復查、復核、決定對鐘某受傷害不予立案的《不予立案決定書》文號、制作時間、發出時間、救濟渠道。

      收到申請后,被申請人于2018年12月29日作出《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告知書》(穗公從政務公開依申告〔2018〕2號)書面答復申請人,該告知書于2018年12月31日郵寄送達申請人,并通過廣州市依申請公開政府信息網上受理平臺發送短信通知申請人。

      被申請人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告知書》(穗公從政務公開依申告〔2018〕2號)對申請人的申請事項作出如下答復:(一)下列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內容屬于刑事偵查活動,不屬于政府信息公開的調整范疇:1.對鐘某被毆打受傷,釋放犯罪嫌疑人的有關審批程序、權力運行圖、審批期限、審批人、釋放日期;2.至2018年11月從化區公安局經過復查,復核,決定對鐘某受傷害不予立案的《不予立案決定書》文號、制作時間、發出時間、救濟渠道;3對鐘某被毆打受傷不予立案的有關事實依據法律依據;4.鐘某被毆打受傷的有關犯罪嫌疑人姓名、工作單位、職務、身份信息;5.從化區公安機關認定鐘某被毆打受傷,家庭被抄家,財物全部受損的事實,尚不能立案的法律依據、救濟渠道;(二)下列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屬于咨詢行為,不屬于政府信息公開的調整范疇:1.不發報警回執的有關事實依據,法律依據;2.從化區公安機關辦理傷害案件程序規定;3.從化區公安機關辦理行政案件程序規定;4.從化區公安局不受理公民郵寄送達政府信息公開申請的有關規章、規范性文件、政策依據;(三)下列政府信息公開申請,相關信息已通過廣州市公安局從化區分局政府信息公開網站主動公開,可通過上述途徑進行查詢:1.從化區公安局2017年,2018年政府信息公開年報申訴受理部門名稱、地址、電話、聯系人;2.從化區公安局受理公民投訴政府信息依申請公開服務質量工作的有關渠道、受理地址、聯系電話、分管領導、聯系人。

      收到被申請人的告知書后,申請人不服,向本府提出行政復議申請。

      以上事實,有廣州市公安局從化區分局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告知書(穗公從政務公開依申告〔2018〕2號)、郵政快遞寄件憑證等證據予以證實。

      本府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二十四條第二款“行政機關不能當場答復的,應當自收到申請之日起15個工作日內予以答復;如需延長答復期限的,應當經政府信息公開工作機構負責人同意,并告知申請人,延長答復的期限最長不得超過15個工作日”規定,被申請人于2018年11月28日收到申請人信息公開申請表,應于2018年12月20日前答復申請人,若需延長答復期限的,應當告知申請人,但被申請人直至2018年12月31日才把答復郵寄申請人,超過法定答復期限,屬于程序違法。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二條“本條例所稱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機關在履行職責過程中制作或者獲取的,以一定形式記錄、保存的信息”規定,行政機關在履職過程中制作獲取的信息屬于該條例稱的政府信息,但公安機關在辦理刑事案件時其并非行使行政機關職能,而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一百四十條“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應當分工負責,互相配合,互相制約,以保證準確有效地執行法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三條第一款“對刑事案件的偵查、拘留、執行逮捕、預審,由公安機關負責”規定,其行使司法機關職能。因此,申請人提出政府信息公開申請中“2.對鐘某被毆打受傷不予立案的有關事實依據、法律依據;3.對鐘某被毆打受傷,釋放犯罪嫌疑人的有關審批程序、權力運行圖、審批期限、審批人、釋放日期;4.鐘某被毆打受傷的有關犯罪嫌疑人姓名、工作單位、職務、身份信息;5.被申請人認定鐘某被毆打受傷,申請人家庭被抄家,財物全部受損的事實,尚不能立案的法律依據、救濟渠道;11.至2018年11月被申請人經過復查、復核、決定對鐘某受傷害不予立案的《不予立案決定書》文號、制作時間、發出時間、救濟渠道”等內容均涉及刑事偵查工作范疇,不屬于政府信息。

      申請內容中“1.不發報警回執的有關事實依據、法律依據;6.被申請人辦理傷害案件程序規定;7.被申請人辦理行政案件程序規定;9.被申請人不受理公民郵寄送達政府信息公開申請的有關規章、規范性文件、政策依據”是咨詢行為,也不屬于依申請公開政府信息范疇。對于咨詢行為,答復機關不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進行答復。

      申請內容中“8.被申請人2017年、2018年政府信息公開年報申訴受理部門名稱、地址、電話、聯系人;10.被申請人受理公民投訴政府信息依申請公開服務質量工作的有關渠道、受理地址、聯系電話、分管領導、聯系人”屬于主動公開的政府信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一)項“對申請公開的政府信息,行政機關根據下列情況分別作出答復:(一)屬于公開范圍的,應當告知申請人獲取該政府信息的方式和途徑”規定,被申請人并未提供申請人獲取主動公開信息所在網站的網址和具體位置的鏈接,不符合上述規定。

      此外,申請人申請追加本案第三人“廣東某有限公司”,本府經研究認為,本案與第三人無利害關系,不予追加。

      綜上所述,被申請人作出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告知書》(穗公從政務公開依申告〔2018〕第2號)程序違法,應予確認程序違法;第三點適用依據錯誤,應予撤銷重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第(三)項的規定,本府決定如下:

      1.確認被申請人于2018年12月29日作出《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告知書》(穗公從政務公開依申告〔2018〕第2號)程序違法;

      2.撤銷被申請人于2018年12月29日作出《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告知書》(穗公從政務公開依申告〔2018〕第2號)第三點,并責令被申請人在本決定生效之日起15個工作日內就第三點重新向申請人作出答復。

      對本決定不服的,可以自接到本決定書之日起15日內向有管轄權的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廣州市從化區人民政府

      2019年3月5日

      返回頂部打印頁面關閉本頁瀏覽次數:-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點擊關閉